亚搏娱乐
个人资料
长裙随风舞
长裙随风舞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,655,972
  • 关注人气:2,6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新浪微博
亚搏娱乐
(2019-10-16 21:59)
 一直想写菲利浦的故事,总是被羁绊。

菲利浦在大学里教工程学,他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山坳里,自己搭的房子,卧室小得不可思议,工作室很大,大到可以让一百个流浪汉打地铺。房子对面是青山环抱,再远云雾缭绕,他的院子里有一辆很古老的苏联老爷车,锈得看不出本色。

他胡子很长,外人看着邋遢,他自己毫不在意,嫌弃他那当医生的老婆资本家性质的势利,他们分居那么久,不办手续的真实原因就是谁都不想放弃那十几亩的地产,装得清高。

方圆几十里,他觉得可以和我稍微谈谈话,因为我还有一点点文化,这对我而言有点受宠若惊,也是虚荣作祟。但是时间久了,获悉他的为人待物,就有点隔阂,我嫌弃他迂腐可笑,他觉得我判断人仅仅凭借外表,十分肤浅愚昧。

所以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彼此爱理不理。

后来因为镇上的文学社组织了一个小说讨论,关于茨威格,那我当然不愿意放弃,他也在场,虽然我们理解的茨威格各不相同,显然茨威格分裂成了几十个不同的人,但是毕竟茨威格死了,大家都怀念他,所以大家装得很世故,彼此有深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 回国见旧日同窗,忽觉大家已及中年,内心震动,外貌固然不可细瞅,谈吐少了轻欢,偶显几分愁容,幸而大都淡然。

最心有亲密的依然是大学同窗,旧日里大家同眠上下铺的硬木板床,捧着劣质塑料饭盒,吃食堂的粗鄙菜蔬,坐在铺上,彼此打趣,偶尔吵闹,不愁将来,谈论长得好看的男生,憧憬与爱情天荒地老,心有窃喜,没有愁苦。每一个女孩都皓齿明眸,貌美如花。今日大家多了几分更事后的豁达与沉稳,依然彼此理解,对人世多了宽容,互相望着,又落泪又欢笑。

最咫尺天涯的居然是苏州的中学同学,看他们津津乐道,世故圆滑,长袖善舞,心生厌恶,想必他们看我应如是吧,虽然我生长在此地,说吴语,吃苏帮菜长大,但对这个城市的人的憎感并不改变,例外固然有,我深喜苏州人芸娘和沈三白的,无奈他们魂魄消失,其超凡入圣无人继承。还有一个苏州同乡,久远年代,葬于姑苏灵岩山,她于狱中手书列举给母亲的姑苏佳肴,她的远见卓识,犀利文笔,已及她那惊人的貌美,皆让我仰慕。

欧洲的中年人比较不同,除了那些不作不死的无赖,平常人都不拿年龄说事,他们以快乐至上为哲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7-27 05:19)
  我喜欢小时候的苏州,是因为我不再年轻,必须承认苏州较之以前是更美的。而人老了品味停滞固守,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。如我的父亲,他的思维里只有知青故事,红色歌曲,一条大河波浪宽。而我可能会因为听到一起去看流星雨而落泪。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9-07-24 04:58)
  回国几日,感想颇多。因是处理房产,在各个部门排队,交涉,解释,感觉祖国的法律制度日益完善,进步全面,各地高楼拔地而起,为之欣喜。

  年龄渐长,更热爱古典文化,苏州博物馆较之卢浮宫的金字塔,风韵更为卓越,平江路的粉墙黛瓦,婉转精致,威尼斯较之反而粗拙了,旧居桃花坞依然小桥流水,青石路面与古桥的四方石栏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我有一个法国朋友,独身,住在瑞士的小村里,白天在城里上班,住了八年,跟邻居都不大熟,因为大家除了打个招呼以外,都不愿意再进一步去增进关系,这种隔离感也正是这个朋友所需要的,宁静地像是在月球。

他最近想回到法国了,因为发生了一件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。

在一个寒夜,他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,他匆匆开门,看到他的邻居,捂着脸,穿着T恤,对他说,我的妻子要生产了,可是我的车发动不起来了,你能帮助我吗?医院有35公里。

我的朋友二话不说,连鞋也没换,抓了件大衣套在睡衣外,火速跟着邻居去接妻子。

邻居的妻子已经开始剧烈的阵痛,羊水已经破了,他和邻居两人把她抬到后座,慌忙间还落了一只拖鞋在车外,他也没去拾,赤着脚开车。

进了城,他模糊记得医院在马路的左边,可是左边似乎是禁止转的,要绕到前方的转盘,半夜三更,一个人都没有,他压根就没思考,紧急之际,他一个急转弯就进了单行线,开到了医院门口。

他把邻居和妻子送进急症室后离开,并嘱咐邻居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2-18 23:26)
标签:

情感

黄小姐是台湾新竹人,她前夫是法国人,结婚十年,他们不用手机,家里没有电视,没有电话,不过他们也不是完全的阿米什人,要联系他们还是能通过电子邮件,而他们上网的时间也很有限,和他们约好外出,我们是一定不能爽约,必定按照既定的时间地点前往,否则他们会一直在那里等,安安静静,不慌不忙。

黄小姐为他们的孩子选择了一个离家有一百公里的私立幼儿园,每天她丈夫开一个半小时的车送孩子去上学,然后他慢悠悠步行到学校附近的咖啡馆,打开电脑开始工作,他很投入,周遭行驶的汽车、行人的脚步声,鸟鸣,远处的音乐,这些市声对他毫无影响,他是一个程序编写员,他当初申请这样的工作方式,十分坚决,他要顾及孩子的教育,这是头一等的大事件。

他工作到下午四点,关闭电脑,去接小孩放学,他和孩子在汽车里交流一天的心得,他问得极为细致,他问孩子:你中午吃得什么?是青色的豆子还是黄色的豆子?你的老师讲的什么故事,结局是什么,有多少孩子提问?你做了什么运动?你快乐吗?你最高兴的是什么事情?你和哪个小朋友交流过?你们说了什么?你开心吗?然后他向孩子解释他的一天,他完成了多少工作,他明天将干什么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8-12-12 20:55)
标签:

情感

杂谈

旅游

美食


Maiko真名叫石田本樱,在大阪的一家银行干了20年的财务分析,她攒钱旅行,看过30多个国家后,决定辞职,离职的最后一个星期,她找茬把所有她讨厌的同事都骂了一遍,她诅咒她的上司:你的脑袋应该被地铁门夹住。

她的上司试图保持教养,愣了三秒,往她头上泼了一杯水。她抹净脸上的水珠,转身握起杯子砸了过去。上司闪到一边,抱着头,其他一屋子人呆呆看着玻璃杯碎成一片残渣。

那年她44岁。

一直想写Maiko的故事,算来已认识五六年了,她在49岁生日的清晨,脚上套着木笈,坐在马赛老港边的铸铁长椅上,细白的脸迎着海风,眯着眼,哼着她故乡大阪的民谣,停顿片刻,她说:我都快50岁了,真不可思议。

Maiko 定居法国后给自己取了意为舞伎的别名,在一家高档饭店做日式早点,她是唯一一个每月愿意花一半工资买一双特质好鞋的人,虽然她常常穿着2欧元的打折t恤和破洞牛仔裤,这并不影响她的良好衣着品位。

Maiko 是个美丽的女人。她有过好几个比她小十岁以上的男朋友,这些男人外貌英俊,温和大方,否则她看不上。她被爱慕,男人钟情于她,意欲求婚,可她皆淡淡的,一直拒绝。

外人看她是个清高敏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杂谈

玛莉安说去参加游行,她拿出后备箱的黄马甲,套在大衣上,她太苗条了,一点都不臃肿。

她是中学老师,教拉丁文,秀美的她喜欢粗糙的东西,比如捏的东倒西歪的陶器,所以她喜欢街头黄马甲们搭的倾斜的木头房子,那些人喝着咖啡,堵住十字路口,说服过往的人穿黄马甲,说服所有人让总统马克龙下台,他们在马克龙的头像上涂满了颜料,把他当成公敌。

我犹豫了半天对她说不想和她一起去,她对我的拒绝感到失望。玛莉安曾经住在巴黎中心的老房子里,她家不远处是圣心教堂,她的纯收入是2870元,她每年要交差不多3000元的税,比如收入税,住房税,垃圾税,地产税,加上巴黎冬天阴霾的天气,她觉得此生不应该如此度过,所以她选择了普罗旺斯来改变,虽然一样的苛捐杂税,至少日子里多了一些太阳。

她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一群热爱戏剧的人排舞台剧,她觉得我的外籍口音很有特色,安排我在一出小戏里演一个无辜样的怨妇,虽然这个角色严重违背我的性格本质,我凑合着完成了任务,她觉得极其惊艳,从此我们紧密来往,在我这方面,我喜欢被她赞美的感觉,纯粹是虚荣的缘故,此外,就没有此外了,毕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7-10-16 19:22)
人世间的富贵总是在轮回,因为掌控人生实属不易,即使出身高贵。

所以,德. 巴吉伦伯爵的后代一方面放不下骄傲和自尊,一方面又不得已面对经济的窘境,他们在精神上孤独桀骜,而在每日的账单面前,沮丧而卑微,他们常常围坐一起,赞美着先祖的伟大,哀叹着自己的没落。那种不甘与挣扎,显得他们与世俗分外格格不入。

德. 巴吉伦先生说起自己的先祖,感叹道,他们的荣耀与富足完全与我们隔离了,我们活得如此艰辛,实在是自找苦吃。

他们可以把这个城堡卖掉,住在现代商业包围的居民区,融入平常的百姓人家,过着一刀一叉卷起意面的日常生活,周末在海边野餐,谈论新鲜牡蛎的价格,嘲笑总统的小孩腔,渐渐遗忘祖上的荣光,在柴米油盐中消耗一部分空洞的理想,安然享乐平常人家的怡然自得。

他们偏不,他们守着这幢有76间卧室的城堡,他们守着城堡旁祖先建的私家教堂,他们不厌其烦地向人们讲述祖上爱惜佃农,爱护战时的败将,他们把家徽挂在最显眼处,他们的酒窖依然有五十年前的红酒,餐厅挂着每一时期的伯爵画像,他们说着旧时贵族腔的法语,雪白的餐布铺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7-10-09 22:10)

梅缇斯先生的昵称叫嘟嘟,身体肥肥的,酒糟鼻子,曾经一头好看的金发渐渐变白,他走在路上,看见熟人,爱瞪大双眼,惊呼一声,好久不见呐,我的兄弟,然后搂住对方,热烈地想把心都掏出来给人家,让人觉得是久别重逢。其实人家昨天刚在咖啡馆和他一起喝了九毛五分钱的黑咖啡,他唠叨说,早就跟你说过应该和我吃早餐嘛,我们一人四个可颂面包,吃完了你在回去剪树枝,你那老婆,小美人啊,肯定化好妆等你亲她呐。


人家的小美人老婆和嘟嘟一样肥,她的早餐也许是茴香酒加奶酪薄饼,她见到嘟嘟也会拍拍打打,笑声震天响。


嘟嘟常去肉店买牛排,他的退休金微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
亚搏娱乐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